写于 2017-07-13 00:42:05| 云顶国际| 环境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王天安谈父亲王炳章:他被中共从国外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已在监狱中关押14年 2017-02-1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王天安谈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的父亲王炳章(CK摄) Photo: RFA 图片:王炳章

(网络资料) 2003年2月10日,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的先驱者王炳章被中共法院判处无期徒刑

王炳章2002年6月被中共特工越境从越南绑架回国

和王炳章一样被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的另一位民运人士彭明去年11月29日在湖北监狱中猝死,人们不禁倍加关注王炳章的安危

王炳章的女儿王天安早前在旧金山的一个公共场合上,向关注者们讲述自己的父亲:他被关押在广东韶关监狱中已经14年

王天安今年27岁,居住在加拿大

王天安对王炳章的关注者们说:“我父亲正在服无期徒刑的第14年

在一个不存在法治的国家,我的家人无法为他上诉,尽管我们获得他无罪的证据

我们为他聘请的律师经常被当局威吓,无法见到他,还被威胁剥夺律师资格

过去7年,我都不能获准去探视他

” 王天安表示,许多人都会问父亲的近况,为父亲担心

她说“我父亲年近70,被单独囚禁超过10年

他每年只能得到一两次家属探视,我们去看望他的时候,只获准用话筒交谈半小时,非常短促

我的家人都住在美国或加拿大,我们得花十五个小时飞过去,就是为了见他30分钟,而且无法亲近

” 王天安说:“你可以想象,人在这种情况下14年,身心健康受到多大损害

比他身体的损害更令人担忧的是他的精神状态,我父亲已经有一点妄想症,把握不准现实状况,非常抑郁,这也是一种折磨

” 王炳章被中共绑架回国时,王天安才12岁

长大后,她便开始营救自己的父亲

她说:“我刚开始为我父亲呼吁的时候,基本上是我一个人

但是近来,越来越多的人和我走到了一起,这些少年少女的父亲也在中国服刑

我们组成了一个小社群,互相支持

尽管我们共同努力为我们的父亲呼吁,但过去几年充满了失败感,我们都知道中国的人权状况正在恶化

” 王炳章上个世纪80年代初,在美国开创“中国之春”运动,并创办海外第一份民运刊物《中国之春》

王天安说:“与我们的父亲们自愿投身于民主事业不同,我们的担子是继承而来的,不是我们选择的

在为父亲呼吁十多年之后,我知道,成为这个事业的一员是我的荣幸,这使得我的生命大大充实

我也知道,作为民主人士的女儿,我们的职责之一就是把我们的父亲们的事迹讲述再讲述,这是我们能做到的事

” 王天安表示,最后她想说的是:“任何人如果关心或了解我的父亲,他现在最大的恐惧是他付出了无谓的牺牲

任何人在他的境况下都会担心他被遗忘

如果你祈祷,我请你为他祈祷;如果你写作,我请你写写他;如果你讲话,请继续为他呼吁

因为,只有这些才能给他力量

”   (特约记者CK  责编:嘉华)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