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5-12 00:23:03| 云顶国际| 环境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朱小砚要求浙江监狱停止以流氓手段野蛮对待她的哥哥朱虞夫和监狱中的政治犯 2017-02-1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CK摄) Photo: RFA 浙江异议人士朱虞夫(资料图片)    第三次被判刑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朱虞夫几天前在浙江第四监狱中被狱警暴打至昏厥,头破血流,血压飙升至230:120

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要求中共停止以流氓手段对待她的哥哥和监狱中的政治犯

旅居美国洛杉矶的朱小砚,接受记者电话采访,讲述哥哥朱虞夫被暴打的情况

事情发生于2月11日,朱虞夫的妻子姜杭莉到监狱探监时

朱小砚说:“我哥哥已经65岁了

当时狱警要他去剃胡须,我哥哥态度很和蔼的说:我见过面再去剃,因为不方便,剃须刀是统一管理的,要申请

狱警是故意刁难,不让他跟我嫂子见面

我哥哥还没有说完,狱警就突如其来的一个擒拿动作,把我哥哥打倒在地

我哥哥后脑着地,头破血流,马上昏厥了,他的血压一下子飙到230:120

” 朱小砚说,中国的监狱里关押着很多政治犯,政治犯的待遇比刑事犯差

她说:“我哥哥是属于待遇最差的,不能吃营养餐,不能看书、看报,不能写信、不能收信,不能打亲属电话,所有权利都是被剥夺的

我们作为家人,因为有彭明的例子在,我们很担心他的生命

我一直跟嫂子说,他只要有一条命留下来,我们就已经很感谢了

” 朱虞夫1979年参加杭州的民主墙运动

1989年因声援北京学运被抄家,关押27天

1998年筹备中国民主党,99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2007年又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2011年他因写了关于中国茉莉花革命的一首小诗《是时候了》再次被捕,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罪”,2012年2月1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朱小砚说:“他写了一点东西就给了他那么重的处罚,这个社会太奇怪了

那些贪污犯、作奸犯科的人,没事情

反而像他这种不会打人、不会骂人的文人,他们这样害怕

共产党做了什么亏心事,要怕到这种程度

就这么小小的一首诗,一百个字都不到,他们到底怕什么

” 朱小砚作为朱虞夫妹妹,在国内时也经常受到警察的骚扰而不得不避走美国

来到美国,才能为哥哥发声

她说:“我就是要控告共产党,他们以这种流氓手段对政治犯太过分了

政治犯只是观念不同,在监狱里也是应该受保护的,怎么可以这样野蛮对待我的哥哥、对待政治犯

我要跟中国的政府说:你们不要再做这种流氓动作了

”   (特约记者CK 责编:嘉华)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