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5-19 00:24:07| 云顶国际| 环境

主页 | 中国 | 人权法制 川震灾民赵乂维权屡遭打压 妻儿澳大利亚寻求庇护 2017-02-2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赵乂的妻子、2名儿子和母亲以旅游的名义到澳大利亚后寻求政治庇护

(受访者提供,相片于2016年拍摄) 赵乂在汶川地震后积极参加民间活动

(受访者提供,相片拍摄时间不详) 近年来,不少曾遭到打压的访民或维权人士因为不堪迫害,而选择逃亡海外

四川汶川地震灾民赵乂因质疑灾后重建,以及参与民间活动而屡遭打压

为安心继续推动中国大陆的民主,赵乂本月初决定把妻儿送到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

原是四川德阳市普通公民的赵乂,房屋因为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被毁而成为灾民

灾后重建过程中,他了解到官员的腐败,对社会不公义产生了不一样的认识和看法,于是深入灾区进行调查幷利用各种方法揭露

此后,他成为当局打压的对象

赵乂于2月20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灾后的9年时间里,他积极揭露当局的腐败行为,同时也参与了例如什邡街头抗议污染、呼吁彭州石化项目等活动,经常遭到当局传唤,甚至是拘留

直至本年初,警察突然到家里找他,以他涉及为他人提供枪支为理由进行调查后,赵乂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十分危险,同时家人也有很大可能被株连,于是便与妻子商量到外国寻求政治庇护

赵乂说︰以前我也被诬陷过,这次诬陷说他们抓到有人搞暴动,说我给别人提供枪支

他们给我栽这个罪名很大的,最少都可以判我12年

当我爱人面也威胁我,说以后你这样子跟政府作对,你自己要小心点,你家人的生命安全也会被害的

孩子是无辜的,母亲也被人迫害,所以看到他们(政府)用我母亲、爱人和儿子的生命来威胁我,所以决定把他们(家人)送出去

只有我自己留在这里继续被他们迫害

为了能让家人到安全的地方继续生活,赵乂一直在等待机会

赵乂说︰我的手机一直被监听,有一次当局跟我谈的时候,孩子在学校宿舍的事情他都跟我讲,意思就是提醒我,我的家人都在他们的监视范围里

在这个春节时他们都在放假,松懈了一点,然后在网上查到有空票,大概用半天时间就登飞机了,所以就走出去了

携着两名儿子和婆婆,在2月8日来到澳大利亚寻求政治庇护的张海英对记者说,赵乂过去参与的民间活动她都不了解,也没有一起参与,只知道丈夫经常被传唤,甚至是有警察上门询问情况等

她继续说,经常受到打压的赵乂为了家人,曾经想过放弃推动民主,去年跟朋友打算到澳大利亚做点小生意,但在上海登机时被拦截,护照也被没收了

张海英认为,当局的做法是逼着一个大好家庭永久分离

张海英说︰一家人肯定也需要生活的,感觉这样子生活也没有办法了,每天心惊胆战的

我们在中途转机的时候都不敢住酒店,就在机场一家人待了一个晚上

我现在也害怕他在大陆万一被知道我们的事,害怕如果这次再抓他的话肯定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不像以前的那种(传唤)情况

目前,张海英和儿子以及婆婆4个人,已经在澳大利亚得到国际红十字会的帮忙,本周五会安排他们与律师见面,就具体申请政治避难方面提供协助

特约记者︰丁汶淇/责编︰石山/寇天力 相关报道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美司法部指控四家中国国企涉嫌经济间谍活动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斐讯金融平台爆雷投资人欲哭无泪 质疑政府参与其中且监管不力(上)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一地两检”深夜启动 港议员批鬼祟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